【阴鬼令】第十六章送子娘娘庙2

?

  “那个……虎爷,头儿只是让我们把人放在这里,这样不太好吧。”

  “头儿说了,这个是郡主,动不得。但其他两个姑娘,多半是郡主的丫鬟,虎爷我多久没尝过女人的味道了,今天开开荤。”

  “可……”

  “可什么,如果你不干,就出去把风。”

  “就是,来来来……虎爷,您先挑。”

  “这个姑娘看上去更成熟一些,虎爷我喜欢。那个小毛丫头,赏你了。”

  “谢谢虎爷,谢……啊,谁打我。”

  “你爷爷我。”因为珞凌喝酒醉了,所以他是四个人中唯一没被下药的,也是最先醒过来的。

  在生死关头,珞凌都可以站在最前面,这种时候他怎会容这种小人做出如此龌龊之事。可,这一脚的威力其实……也只能把对方踢翻。

  “虎……虎爷……”这个人有色心,胆子却非常小。见其中一个人醒了,他第一想到的便是寻求‘虎爷’的帮忙。

  而他口中的虎爷,膘肥体壮的,确实配的上一个‘虎’字。

  “臭小子,别多管闲事。否则,虎爷对你不客气。”

假虎威,应该能震慑住他。剩下的那个人,显然是听他的。

  “你……”虎爷愣了一下,毕竟郡主的那把凤翎火威力确实足够大。可他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一些,珞凌这点小把戏并没有立马吓住他:“怎么,你和郡主一样,也能燃起凤翎火?”

  凤翎火是皇家才能燃起的,而眼前这个人好像……没有一丝灵脉气息。若不是太强自己感受不到,那便是真的没有。

  思量一番之后,虎爷底气更足了:“小子,不想死就滚一边去。”

  ‘如何,你三哥哥的理论,似乎不管用了。’白帝双手抱在胸前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  ‘你应该有办法,对不对?’珞凌看向白帝,他不信他没办法。

  ‘办法确实有。只是,本尊为什么要告诉你?’

  ‘我死了对你可没好处。’

  ‘但好像,也没坏处。’

  ‘你……’

  因为萧洛洛她们都昏迷,所以和珞凌并没有刻意隐瞒他与白帝的对话。只是,在外人看来……

  “虎……虎爷,他……他在对谁说话?”

  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。”虎爷虽然膘肥体壮,但却信鬼神,所以他害怕:不怕人,怕鬼。

  “小子,别以为你装神弄鬼虎爷就怕你了。”虎爷自己给自己壮了壮胆子,凝聚灵力于拳头上:他灵脉属土,是力量型的武修者。

  ‘他这一拳打在你这小身板上,不重伤也要断几根肋骨。’

  ‘用你提醒我。’珞凌全身皆备,他不准备和这个虎爷硬碰硬。看准时机躲开这一拳,并漂亮的一脚踢在他的下体。

  若是其他地方,按珞凌这个体力对这位虎爷造不成任何伤害。但那个地方,却不需要多大的力气就能让这位虎爷立马弯下腰。

  “妈的,你阴我。”

  “小爷可没说过不阴你。”珞凌双手叉腰,有些神气。这让白帝不忍直视:丫的,本尊不认识他。

  而这番动静把门外的那个人也招了进来,虽然他不赞同虎爷的做法,但他却绝对站在虎爷这边一起对方珞路。

  一对一,珞凌都未必赢得了。而现在,一对三,胜算更是微乎其微。即便,其中一个被踢中了下体暂时没有什么战斗力。

  面对眼下这种情况,珞凌神气不过半刻就有点蔫了。他不自觉的咽口唾沫,然后看向白帝:‘帮……帮帮忙。’

  ‘不帮,自己想办法。’白帝难得傲娇一回,一转身,人便又消失了。

  这个时候消失?

  珞凌觉得自己下巴有点……落地上了。

  “虎爷,这……怎么了?”进来的人其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给虎爷宰了这个小子。”不管头儿怎么交代,现在虎爷觉得自己被珞凌削了面子。何况珞凌那一脚不轻,若是被废……哪个男人咽得下这口气。

  若只是比手上功夫,珞凌算不上高手但却多少能自保。可若算上灵力,不过十招,珞凌就被两个人制服,胳膊扭在身后硬压着跪在虎爷的面前。

  “小子,你刚不是很牛吗?”虎爷现在的疼劲还没过去,对珞凌是狠是最深的时候:“刀……刀给我。”

  “虎……虎爷,头儿交代,让我们只是把人放在这儿。这杀……杀了人,怕是不好交代。”

  “头儿说了不伤她们性命,可没说不可以缺胳膊断腿。”

  举的起刀眼看就要落下,珞凌忙喊道:“我是振国侯府的小公子,你们敢伤,我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  前面来一个郡主,现在又来一个振国侯府小公子,似乎也不让人惊讶。

  “振国侯府的小公子?”

  压制着珞凌的两个人有点迟疑:“虎爷,我听说过振国侯府的小公子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,而他……好像……真的没有灵力。“

  “没有灵力的人多了去了,难不成都是振国侯府的公子?”虎爷不甘心,所以他赌,赌珞凌在撒谎:“若你是振国侯府的小公子,那虎爷我就是振国侯。”

  “做本少爷的老子,你确定你有那个命?”红衣飘过,本来还跪在地上的珞凌,此时却被人抱在怀里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  人如何从手底下救走的,两个人根本不知道。所以对眼前这个红衣男子,满满的防备和害怕。

  捏着珞凌的下巴,红衣男人左右观察着:“才三天,瘦了,吆,这小脸被谁打的,可要三哥哥帮你出气。”

  96

  碎银子君

 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

  0.2

  2019.07.25 08:52

  字数 1938

  “那个……虎爷,头儿只是让我们把人放在这里,这样不太好吧。”

  “头儿说了,这个是郡主,动不得。但其他两个姑娘,多半是郡主的丫鬟,虎爷我多久没尝过女人的味道了,今天开开荤。”

  “可……”

  “可什么,如果你不干,就出去把风。”

  “就是,来来来……虎爷,您先挑。”

  “这个姑娘看上去更成熟一些,虎爷我喜欢。那个小毛丫头,赏你了。”

  “谢谢虎爷,谢……啊,谁打我。”

  “你爷爷我。”因为珞凌喝酒醉了,所以他是四个人中唯一没被下药的,也是最先醒过来的。

  在生死关头,珞凌都可以站在最前面,这种时候他怎会容这种小人做出如此龌龊之事。可,这一脚的威力其实……也只能把对方踢翻。

  “虎……虎爷……”这个人有色心,胆子却非常小。见其中一个人醒了,他第一想到的便是寻求‘虎爷’的帮忙。

  而他口中的虎爷,膘肥体壮的,确实配的上一个‘虎’字。

  “臭小子,别多管闲事。否则,虎爷对你不客气。”

假虎威,应该能震慑住他。剩下的那个人,显然是听他的。

  “你……”虎爷愣了一下,毕竟郡主的那把凤翎火威力确实足够大。可他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一些,珞凌这点小把戏并没有立马吓住他:“怎么,你和郡主一样,也能燃起凤翎火?”

  凤翎火是皇家才能燃起的,而眼前这个人好像……没有一丝灵脉气息。若不是太强自己感受不到,那便是真的没有。

  思量一番之后,虎爷底气更足了:“小子,不想死就滚一边去。”

  ‘如何,你三哥哥的理论,似乎不管用了。’白帝双手抱在胸前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  ‘你应该有办法,对不对?’珞凌看向白帝,他不信他没办法。

  ‘办法确实有。只是,本尊为什么要告诉你?’

  ‘我死了对你可没好处。’

  ‘但好像,也没坏处。’

  ‘你……’

  因为萧洛洛她们都昏迷,所以和珞凌并没有刻意隐瞒他与白帝的对话。只是,在外人看来……

  “虎……虎爷,他……他在对谁说话?”

  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。”虎爷虽然膘肥体壮,但却信鬼神,所以他害怕:不怕人,怕鬼。

  “小子,别以为你装神弄鬼虎爷就怕你了。”虎爷自己给自己壮了壮胆子,凝聚灵力于拳头上:他灵脉属土,是力量型的武修者。

  ‘他这一拳打在你这小身板上,不重伤也要断几根肋骨。’

  ‘用你提醒我。’珞凌全身皆备,他不准备和这个虎爷硬碰硬。看准时机躲开这一拳,并漂亮的一脚踢在他的下体。

  若是其他地方,按珞凌这个体力对这位虎爷造不成任何伤害。但那个地方,却不需要多大的力气就能让这位虎爷立马弯下腰。

  “妈的,你阴我。”

  “小爷可没说过不阴你。”珞凌双手叉腰,有些神气。这让白帝不忍直视:丫的,本尊不认识他。

  而这番动静把门外的那个人也招了进来,虽然他不赞同虎爷的做法,但他却绝对站在虎爷这边一起对方珞路。

  一对一,珞凌都未必赢得了。而现在,一对三,胜算更是微乎其微。即便,其中一个被踢中了下体暂时没有什么战斗力。

  面对眼下这种情况,珞凌神气不过半刻就有点蔫了。他不自觉的咽口唾沫,然后看向白帝:‘帮……帮帮忙。’

  ‘不帮,自己想办法。’白帝难得傲娇一回,一转身,人便又消失了。

  这个时候消失?

  珞凌觉得自己下巴有点……落地上了。

  “虎爷,这……怎么了?”进来的人其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给虎爷宰了这个小子。”不管头儿怎么交代,现在虎爷觉得自己被珞凌削了面子。何况珞凌那一脚不轻,若是被废……哪个男人咽得下这口气。

  若只是比手上功夫,珞凌算不上高手但却多少能自保。可若算上灵力,不过十招,珞凌就被两个人制服,胳膊扭在身后硬压着跪在虎爷的面前。

  “小子,你刚不是很牛吗?”虎爷现在的疼劲还没过去,对珞凌是狠是最深的时候:“刀……刀给我。”

  “虎……虎爷,头儿交代,让我们只是把人放在这儿。这杀……杀了人,怕是不好交代。”

  “头儿说了不伤她们性命,可没说不可以缺胳膊断腿。”

  举的起刀眼看就要落下,珞凌忙喊道:“我是振国侯府的小公子,你们敢伤,我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  前面来一个郡主,现在又来一个振国侯府小公子,似乎也不让人惊讶。

  “振国侯府的小公子?”

  压制着珞凌的两个人有点迟疑:“虎爷,我听说过振国侯府的小公子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,而他……好像……真的没有灵力。“

  “没有灵力的人多了去了,难不成都是振国侯府的公子?”虎爷不甘心,所以他赌,赌珞凌在撒谎:“若你是振国侯府的小公子,那虎爷我就是振国侯。”

  “做本少爷的老子,你确定你有那个命?”红衣飘过,本来还跪在地上的珞凌,此时却被人抱在怀里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  人如何从手底下救走的,两个人根本不知道。所以对眼前这个红衣男子,满满的防备和害怕。

  捏着珞凌的下巴,红衣男人左右观察着:“才三天,瘦了,吆,这小脸被谁打的,可要三哥哥帮你出气。”

  “那个……虎爷,头儿只是让我们把人放在这里,这样不太好吧。”

  “头儿说了,这个是郡主,动不得。但其他两个姑娘,多半是郡主的丫鬟,虎爷我多久没尝过女人的味道了,今天开开荤。”

  “可……”

  “可什么,如果你不干,就出去把风。”

  “就是,来来来……虎爷,您先挑。”

  “这个姑娘看上去更成熟一些,虎爷我喜欢。那个小毛丫头,赏你了。”

  “谢谢虎爷,谢……啊,谁打我。”

  “你爷爷我。”因为珞凌喝酒醉了,所以他是四个人中唯一没被下药的,也是最先醒过来的。

  在生死关头,珞凌都可以站在最前面,这种时候他怎会容这种小人做出如此龌龊之事。可,这一脚的威力其实……也只能把对方踢翻。

  “虎……虎爷……”这个人有色心,胆子却非常小。见其中一个人醒了,他第一想到的便是寻求‘虎爷’的帮忙。

  而他口中的虎爷,膘肥体壮的,确实配的上一个‘虎’字。

  “臭小子,别多管闲事。否则,虎爷对你不客气。”

假虎威,应该能震慑住他。剩下的那个人,显然是听他的。

  “你……”虎爷愣了一下,毕竟郡主的那把凤翎火威力确实足够大。可他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一些,珞凌这点小把戏并没有立马吓住他:“怎么,你和郡主一样,也能燃起凤翎火?”

  凤翎火是皇家才能燃起的,而眼前这个人好像……没有一丝灵脉气息。若不是太强自己感受不到,那便是真的没有。

  思量一番之后,虎爷底气更足了:“小子,不想死就滚一边去。”

  ‘如何,你三哥哥的理论,似乎不管用了。’白帝双手抱在胸前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  ‘你应该有办法,对不对?’珞凌看向白帝,他不信他没办法。

  ‘办法确实有。只是,本尊为什么要告诉你?’

  ‘我死了对你可没好处。’

  ‘但好像,也没坏处。’

  ‘你……’

  因为萧洛洛她们都昏迷,所以和珞凌并没有刻意隐瞒他与白帝的对话。只是,在外人看来……

  “虎……虎爷,他……他在对谁说话?”

  “我……我怎么知道。”虎爷虽然膘肥体壮,但却信鬼神,所以他害怕:不怕人,怕鬼。

  “小子,别以为你装神弄鬼虎爷就怕你了。”虎爷自己给自己壮了壮胆子,凝聚灵力于拳头上:他灵脉属土,是力量型的武修者。

  ‘他这一拳打在你这小身板上,不重伤也要断几根肋骨。’

  ‘用你提醒我。’珞凌全身皆备,他不准备和这个虎爷硬碰硬。看准时机躲开这一拳,并漂亮的一脚踢在他的下体。

  若是其他地方,按珞凌这个体力对这位虎爷造不成任何伤害。但那个地方,却不需要多大的力气就能让这位虎爷立马弯下腰。

  “妈的,你阴我。”

  “小爷可没说过不阴你。”珞凌双手叉腰,有些神气。这让白帝不忍直视:丫的,本尊不认识他。

  而这番动静把门外的那个人也招了进来,虽然他不赞同虎爷的做法,但他却绝对站在虎爷这边一起对方珞路。

  一对一,珞凌都未必赢得了。而现在,一对三,胜算更是微乎其微。即便,其中一个被踢中了下体暂时没有什么战斗力。

  面对眼下这种情况,珞凌神气不过半刻就有点蔫了。他不自觉的咽口唾沫,然后看向白帝:‘帮……帮帮忙。’

  ‘不帮,自己想办法。’白帝难得傲娇一回,一转身,人便又消失了。

  这个时候消失?

  珞凌觉得自己下巴有点……落地上了。

  “虎爷,这……怎么了?”进来的人其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给虎爷宰了这个小子。”不管头儿怎么交代,现在虎爷觉得自己被珞凌削了面子。何况珞凌那一脚不轻,若是被废……哪个男人咽得下这口气。

  若只是比手上功夫,珞凌算不上高手但却多少能自保。可若算上灵力,不过十招,珞凌就被两个人制服,胳膊扭在身后硬压着跪在虎爷的面前。

  “小子,你刚不是很牛吗?”虎爷现在的疼劲还没过去,对珞凌是狠是最深的时候:“刀……刀给我。”

  “虎……虎爷,头儿交代,让我们只是把人放在这儿。这杀……杀了人,怕是不好交代。”

  “头儿说了不伤她们性命,可没说不可以缺胳膊断腿。”

  举的起刀眼看就要落下,珞凌忙喊道:“我是振国侯府的小公子,你们敢伤,我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  前面来一个郡主,现在又来一个振国侯府小公子,似乎也不让人惊讶。

  “振国侯府的小公子?”

  压制着珞凌的两个人有点迟疑:“虎爷,我听说过振国侯府的小公子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,而他……好像……真的没有灵力。“

  “没有灵力的人多了去了,难不成都是振国侯府的公子?”虎爷不甘心,所以他赌,赌珞凌在撒谎:“若你是振国侯府的小公子,那虎爷我就是振国侯。”

  “做本少爷的老子,你确定你有那个命?”红衣飘过,本来还跪在地上的珞凌,此时却被人抱在怀里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  人如何从手底下救走的,两个人根本不知道。所以对眼前这个红衣男子,满满的防备和害怕。

  捏着珞凌的下巴,红衣男人左右观察着:“才三天,瘦了,吆,这小脸被谁打的,可要三哥哥帮你出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