唉,差点就错过了我的军旅梦?? (二)

?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文/彭春祥

  唉,差点就错过了我的军旅梦? ? ? ? ? (二)

  那时候的中国,还处在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的“左”色年代里,大家的工作也绝大多数都是用抓“阶级斗争”的方法进行开路和推进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上级也常常会用阶级斗争抓得好而促进了工作或者生产的典型,召开一些现场会来指导和推动工作的进展。我个人也从中多少学习到了一些作法和经验。在自己独当一面驻队的那些日子里,有时我也如法炮制。

  记得有一次,气候寒冷,天空中洋洋洒洒地飘落着雪花。要在现在的农村,这样的天气是根本不会出去干活的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但在当时的那种政治环境,不管啥天气,不干活是不行的,那是不能足以显示出学“大寨”“战天斗地”的精神的。因此,即使那天下着大雪,生产队长还是安排全队劳动力出工,而且安排的活儿也很“奇葩”--挖塘泥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因为这样的天气,队长也派不出其他适宜的室内活计,能供全队男男女女的劳力一天甚或几天干的。

  早饭后,我手拿铁锹,顶着刺骨的北风,冒着飞飞扬扬的雪花,来到此前早已抽干了水的堰塘堤上。看着一个个社员陆陆续续地到来。不大会儿,人员差不多都到齐了,但就是没一个人跳入堰塘泥中开挖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此时,包括当时还很是年轻的生产队长在内的所有人员,都把目光向我投来。此时我的心里,也不免有些打起鼓来……

  说来也巧。这时,生产队那个当时还戴着“管制”帽子的“地主分子”却姗姗来迟。

  我看着当时都因为畏惧寒冷而不敢跳入堰塘的人们,又想想大家向我投来的目光,顿时灵机一现,抓住那个上工迟到的“地主分子”,以他为“坏”的典型,组织大家召开了一个现场“批斗会”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紧接着,我迅速脱下鞋,挽起裤腿,第一个奋不顾身地跳入没过膝盖而又冰冷的塘泥中,甩开膀子挥锹大干了起来。

  大家见我下塘了,又有刚刚“批斗会”的“余威震慑”,也都纷纷跟着跳入池塘中。

  ……

  不知不觉中,我来驻队已经几个月了,驻队的生产也在有序推进中。

  一天上午,记得天气很冷,我路过大队部时,无意中向里瞄了一眼,看到我驻队的一些适龄青年,围着大队民兵连长,在报名参加应征体检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此时,我也突然“顿悟”到,我的老家也应该在征兵,我也应该回老家报名应征入伍。况且,我还是大队民兵连长,理应带头报名应征入伍啊。

  再说,党支部分工我又分管应征工作,而作为大队的“分管领导”,我也应该回去了解本大队此项工作的进展情况。

  当然,这时的我,自己心里也有点私心,还有个“小九九”:前几年自己想报名应征,组织上总是安排不到我头上来,现在我当了分管这项工作的“领导”,手中也有这个“特权”,我何必不“利用”一下下,回去先把自己给“安排”了呢?!当然,向大队党支部汇报一下自己的想法还是必要的,以争取支部的支持。

  主意拿定,我迅速向工作组组长告了假,疾速向老家奔去……

  常言道,隔山容易隔水难。由于驻队与我家乡隔着长江。驻队在江南,而我老家则在江北。那时,长江没建桥,也没有机动船过渡,人们过江都是靠人工小木船摆渡。加上长江在我老家那地儿又宽,小木船摆渡一个来回需要好几个小时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当我匆匆忙忙地赶到江边时,上渡刚出发不久。无奈,我只有在江边经受着刺骨寒风的肆意侵袭,心急如焚地焦躁等待。

  当我过江回到家时,已是傍晚时分。我一打听,说老家的“验兵”工作已经结束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当时的心情沮丧极了……

  每年大约年底“验兵”的时间点,我是知道的。今年老家“验兵”时,我在县委路教工作队忙,疏忽了这个时间点,只是看到驻地在“验兵”时我才“顿悟”,才想起自己来。难道这次我要自己把自己错过误掉吗?

  我真不甘心,我要找上级,说明情况,看能不能有什么补救措施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于是,我决定到本公社去找公社分管征兵工作的武装部长,那时还没有任何交通工具,只有步行。

  我连夜摸黑步行20多华里崎岖的山路,来到公社武装部张部长寝室,向张部长说明了来意。张部长很是同情,但也表示遗憾。

  在我一再诚恳地要求下,张部长抱着“试试看”的态度,当时通过公社总机,给已在另外一个叫白洋公社负责征兵工作的接兵部队领导打了电话,首长很给力,答应让我次日赶到白洋公社参加体检,名额指标仍算为我公社。

  得知这个消息,我欣喜无比,拿着张部长给我开出的介绍信,兴高采烈地连夜又摸黑回家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次日清晨,我很早起床,空腹(体检要验血需空腹)步行近20华里路程到我一个表姐那里,借上她的自行车,又风风火火地赶去大几十公里外的白洋公社,和当地的适龄青年一起,参加了那年应征入伍的身体检查。

  体检在白洋公社的白洋中学各教室分科进行。其中有一科是体检对象将衣服全部脱掉,身上一丝不挂。

  然后,按广播体操队形站好,现场主持人是接兵部队负责体检的男性军医首长,先教大家做一些类似广播体操的动作,但比那些动作要大、要用力得多,然后,由接兵部队同性军医一个个过细检查。

  按说,这一关是比较好通过,且基本没什么淘汰率的。然而,有意思的是,与我同批次进去的有包括当地白洋本公社的23人在内共24名体检对象,竟然就我一个外公社的人合格,其白洋本公社的23人均被淘汰。这个结果至今令我想起来还觉得“非常”“奇怪”,似乎有些“想不通”。

  体检结束后,我回到了县委路线教育工作队,大家听说我报名应征入伍,体检政审均合格,全体工作队员和驻队群众都为我感到高兴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当我要离开工作队和所在驻队,回家参加“换衣服”(即换部队的军装)的时候,大家都舍不得我走,我自己也是难舍难分,我派驻的农家大妈拉着我的手,久久不愿松开,并含着泪向我告别;县委驻军民大队路教工作队全体队员,还送了我当时颇为流行的一本塑料红皮的笔记本呢。几十年了,此物我至今仍然保留着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每当我看到这本笔记本,就想起了当时大家难舍难分的情景,就想起了大家在一起工作时的浓浓情谊,就想起了那一段难以忘怀的青春岁月……

  这段经历,至今回忆起来,仍令我激动不已。要不是有那天看见驻队适龄青年体检时的“顿悟”,我还不知道,自己今天又是怎样的一个人生境遇呢!

  2019年8月1日于湖北襄阳

  作者个性名片

  ? ? ? ? 作者: 彭春祥。网名:东南西北风,寓意春夏秋冬四季变化之风。春日东风习习,酷夏熏风清清,金秋禾风细细,严冬朔风咧咧。因为有了风,四季才变化;因为有了风,世界更美妙。

  ? ? ? 东南西北风,一只热爱文字的“九头鸟”,已有几十万字散落“平媒”和“网媒”。他的文字朴实、深情、纯洁,尤以细腻见长。他唯一的梦想,就是愿自己的文字,给您带去春季东风一样的温暖,夏季南风一样的清凉,秋季西风一样的舒爽,冬季北风一样的庄重。

  96

  彭春祥

  7acf9099 cba6 47da b772 2fd512c2a428

  1.8

  2019.08.03 11:49

  字数 2550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文/彭春祥

  唉,差点就错过了我的军旅梦? ? ? ? ? (二)

  那时候的中国,还处在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的“左”色年代里,大家的工作也绝大多数都是用抓“阶级斗争”的方法进行开路和推进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上级也常常会用阶级斗争抓得好而促进了工作或者生产的典型,召开一些现场会来指导和推动工作的进展。我个人也从中多少学习到了一些作法和经验。在自己独当一面驻队的那些日子里,有时我也如法炮制。

  记得有一次,气候寒冷,天空中洋洋洒洒地飘落着雪花。要在现在的农村,这样的天气是根本不会出去干活的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但在当时的那种政治环境,不管啥天气,不干活是不行的,那是不能足以显示出学“大寨”“战天斗地”的精神的。因此,即使那天下着大雪,生产队长还是安排全队劳动力出工,而且安排的活儿也很“奇葩”--挖塘泥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因为这样的天气,队长也派不出其他适宜的室内活计,能供全队男男女女的劳力一天甚或几天干的。

  早饭后,我手拿铁锹,顶着刺骨的北风,冒着飞飞扬扬的雪花,来到此前早已抽干了水的堰塘堤上。看着一个个社员陆陆续续地到来。不大会儿,人员差不多都到齐了,但就是没一个人跳入堰塘泥中开挖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此时,包括当时还很是年轻的生产队长在内的所有人员,都把目光向我投来。此时我的心里,也不免有些打起鼓来……

  说来也巧。这时,生产队那个当时还戴着“管制”帽子的“地主分子”却姗姗来迟。

  我看着当时都因为畏惧寒冷而不敢跳入堰塘的人们,又想想大家向我投来的目光,顿时灵机一现,抓住那个上工迟到的“地主分子”,以他为“坏”的典型,组织大家召开了一个现场“批斗会”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紧接着,我迅速脱下鞋,挽起裤腿,第一个奋不顾身地跳入没过膝盖而又冰冷的塘泥中,甩开膀子挥锹大干了起来。

  大家见我下塘了,又有刚刚“批斗会”的“余威震慑”,也都纷纷跟着跳入池塘中。

  ……

  不知不觉中,我来驻队已经几个月了,驻队的生产也在有序推进中。

  一天上午,记得天气很冷,我路过大队部时,无意中向里瞄了一眼,看到我驻队的一些适龄青年,围着大队民兵连长,在报名参加应征体检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此时,我也突然“顿悟”到,我的老家也应该在征兵,我也应该回老家报名应征入伍。况且,我还是大队民兵连长,理应带头报名应征入伍啊。

  再说,党支部分工我又分管应征工作,而作为大队的“分管领导”,我也应该回去了解本大队此项工作的进展情况。

  当然,这时的我,自己心里也有点私心,还有个“小九九”:前几年自己想报名应征,组织上总是安排不到我头上来,现在我当了分管这项工作的“领导”,手中也有这个“特权”,我何必不“利用”一下下,回去先把自己给“安排”了呢?!当然,向大队党支部汇报一下自己的想法还是必要的,以争取支部的支持。

  主意拿定,我迅速向工作组组长告了假,疾速向老家奔去……

  常言道,隔山容易隔水难。由于驻队与我家乡隔着长江。驻队在江南,而我老家则在江北。那时,长江没建桥,也没有机动船过渡,人们过江都是靠人工小木船摆渡。加上长江在我老家那地儿又宽,小木船摆渡一个来回需要好几个小时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当我匆匆忙忙地赶到江边时,上渡刚出发不久。无奈,我只有在江边经受着刺骨寒风的肆意侵袭,心急如焚地焦躁等待。

  当我过江回到家时,已是傍晚时分。我一打听,说老家的“验兵”工作已经结束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当时的心情沮丧极了……

  每年大约年底“验兵”的时间点,我是知道的。今年老家“验兵”时,我在县委路教工作队忙,疏忽了这个时间点,只是看到驻地在“验兵”时我才“顿悟”,才想起自己来。难道这次我要自己把自己错过误掉吗?

  我真不甘心,我要找上级,说明情况,看能不能有什么补救措施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于是,我决定到本公社去找公社分管征兵工作的武装部长,那时还没有任何交通工具,只有步行。

  我连夜摸黑步行20多华里崎岖的山路,来到公社武装部张部长寝室,向张部长说明了来意。张部长很是同情,但也表示遗憾。

  在我一再诚恳地要求下,张部长抱着“试试看”的态度,当时通过公社总机,给已在另外一个叫白洋公社负责征兵工作的接兵部队领导打了电话,首长很给力,答应让我次日赶到白洋公社参加体检,名额指标仍算为我公社。

  得知这个消息,我欣喜无比,拿着张部长给我开出的介绍信,兴高采烈地连夜又摸黑回家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次日清晨,我很早起床,空腹(体检要验血需空腹)步行近20华里路程到我一个表姐那里,借上她的自行车,又风风火火地赶去大几十公里外的白洋公社,和当地的适龄青年一起,参加了那年应征入伍的身体检查。

  体检在白洋公社的白洋中学各教室分科进行。其中有一科是体检对象将衣服全部脱掉,身上一丝不挂。

  然后,按广播体操队形站好,现场主持人是接兵部队负责体检的男性军医首长,先教大家做一些类似广播体操的动作,但比那些动作要大、要用力得多,然后,由接兵部队同性军医一个个过细检查。

  按说,这一关是比较好通过,且基本没什么淘汰率的。然而,有意思的是,与我同批次进去的有包括当地白洋本公社的23人在内共24名体检对象,竟然就我一个外公社的人合格,其白洋本公社的23人均被淘汰。这个结果至今令我想起来还觉得“非常”“奇怪”,似乎有些“想不通”。

  体检结束后,我回到了县委路线教育工作队,大家听说我报名应征入伍,体检政审均合格,全体工作队员和驻队群众都为我感到高兴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当我要离开工作队和所在驻队,回家参加“换衣服”(即换部队的军装)的时候,大家都舍不得我走,我自己也是难舍难分,我派驻的农家大妈拉着我的手,久久不愿松开,并含着泪向我告别;县委驻军民大队路教工作队全体队员,还送了我当时颇为流行的一本塑料红皮的笔记本呢。几十年了,此物我至今仍然保留着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每当我看到这本笔记本,就想起了当时大家难舍难分的情景,就想起了大家在一起工作时的浓浓情谊,就想起了那一段难以忘怀的青春岁月……

  这段经历,至今回忆起来,仍令我激动不已。要不是有那天看见驻队适龄青年体检时的“顿悟”,我还不知道,自己今天又是怎样的一个人生境遇呢!

  2019年8月1日于湖北襄阳

  作者个性名片

  ? ? ? ? 作者: 彭春祥。网名:东南西北风,寓意春夏秋冬四季变化之风。春日东风习习,酷夏熏风清清,金秋禾风细细,严冬朔风咧咧。因为有了风,四季才变化;因为有了风,世界更美妙。

  ? ? ? 东南西北风,一只热爱文字的“九头鸟”,已有几十万字散落“平媒”和“网媒”。他的文字朴实、深情、纯洁,尤以细腻见长。他唯一的梦想,就是愿自己的文字,给您带去春季东风一样的温暖,夏季南风一样的清凉,秋季西风一样的舒爽,冬季北风一样的庄重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文/彭春祥

  唉,差点就错过了我的军旅梦? ? ? ? ? (二)

  那时候的中国,还处在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的“左”色年代里,大家的工作也绝大多数都是用抓“阶级斗争”的方法进行开路和推进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上级也常常会用阶级斗争抓得好而促进了工作或者生产的典型,召开一些现场会来指导和推动工作的进展。我个人也从中多少学习到了一些作法和经验。在自己独当一面驻队的那些日子里,有时我也如法炮制。

  记得有一次,气候寒冷,天空中洋洋洒洒地飘落着雪花。要在现在的农村,这样的天气是根本不会出去干活的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但在当时的那种政治环境,不管啥天气,不干活是不行的,那是不能足以显示出学“大寨”“战天斗地”的精神的。因此,即使那天下着大雪,生产队长还是安排全队劳动力出工,而且安排的活儿也很“奇葩”--挖塘泥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因为这样的天气,队长也派不出其他适宜的室内活计,能供全队男男女女的劳力一天甚或几天干的。

  早饭后,我手拿铁锹,顶着刺骨的北风,冒着飞飞扬扬的雪花,来到此前早已抽干了水的堰塘堤上。看着一个个社员陆陆续续地到来。不大会儿,人员差不多都到齐了,但就是没一个人跳入堰塘泥中开挖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此时,包括当时还很是年轻的生产队长在内的所有人员,都把目光向我投来。此时我的心里,也不免有些打起鼓来……

  说来也巧。这时,生产队那个当时还戴着“管制”帽子的“地主分子”却姗姗来迟。

  我看着当时都因为畏惧寒冷而不敢跳入堰塘的人们,又想想大家向我投来的目光,顿时灵机一现,抓住那个上工迟到的“地主分子”,以他为“坏”的典型,组织大家召开了一个现场“批斗会”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紧接着,我迅速脱下鞋,挽起裤腿,第一个奋不顾身地跳入没过膝盖而又冰冷的塘泥中,甩开膀子挥锹大干了起来。

  大家见我下塘了,又有刚刚“批斗会”的“余威震慑”,也都纷纷跟着跳入池塘中。

  ……

  不知不觉中,我来驻队已经几个月了,驻队的生产也在有序推进中。

  一天上午,记得天气很冷,我路过大队部时,无意中向里瞄了一眼,看到我驻队的一些适龄青年,围着大队民兵连长,在报名参加应征体检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此时,我也突然“顿悟”到,我的老家也应该在征兵,我也应该回老家报名应征入伍。况且,我还是大队民兵连长,理应带头报名应征入伍啊。

  再说,党支部分工我又分管应征工作,而作为大队的“分管领导”,我也应该回去了解本大队此项工作的进展情况。

  当然,这时的我,自己心里也有点私心,还有个“小九九”:前几年自己想报名应征,组织上总是安排不到我头上来,现在我当了分管这项工作的“领导”,手中也有这个“特权”,我何必不“利用”一下下,回去先把自己给“安排”了呢?!当然,向大队党支部汇报一下自己的想法还是必要的,以争取支部的支持。

  主意拿定,我迅速向工作组组长告了假,疾速向老家奔去……

  常言道,隔山容易隔水难。由于驻队与我家乡隔着长江。驻队在江南,而我老家则在江北。那时,长江没建桥,也没有机动船过渡,人们过江都是靠人工小木船摆渡。加上长江在我老家那地儿又宽,小木船摆渡一个来回需要好几个小时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当我匆匆忙忙地赶到江边时,上渡刚出发不久。无奈,我只有在江边经受着刺骨寒风的肆意侵袭,心急如焚地焦躁等待。

  当我过江回到家时,已是傍晚时分。我一打听,说老家的“验兵”工作已经结束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当时的心情沮丧极了……

  每年大约年底“验兵”的时间点,我是知道的。今年老家“验兵”时,我在县委路教工作队忙,疏忽了这个时间点,只是看到驻地在“验兵”时我才“顿悟”,才想起自己来。难道这次我要自己把自己错过误掉吗?

  我真不甘心,我要找上级,说明情况,看能不能有什么补救措施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于是,我决定到本公社去找公社分管征兵工作的武装部长,那时还没有任何交通工具,只有步行。

  我连夜摸黑步行20多华里崎岖的山路,来到公社武装部张部长寝室,向张部长说明了来意。张部长很是同情,但也表示遗憾。

  在我一再诚恳地要求下,张部长抱着“试试看”的态度,当时通过公社总机,给已在另外一个叫白洋公社负责征兵工作的接兵部队领导打了电话,首长很给力,答应让我次日赶到白洋公社参加体检,名额指标仍算为我公社。

  得知这个消息,我欣喜无比,拿着张部长给我开出的介绍信,兴高采烈地连夜又摸黑回家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次日清晨,我很早起床,空腹(体检要验血需空腹)步行近20华里路程到我一个表姐那里,借上她的自行车,又风风火火地赶去大几十公里外的白洋公社,和当地的适龄青年一起,参加了那年应征入伍的身体检查。

  体检在白洋公社的白洋中学各教室分科进行。其中有一科是体检对象将衣服全部脱掉,身上一丝不挂。

  然后,按广播体操队形站好,现场主持人是接兵部队负责体检的男性军医首长,先教大家做一些类似广播体操的动作,但比那些动作要大、要用力得多,然后,由接兵部队同性军医一个个过细检查。

  按说,这一关是比较好通过,且基本没什么淘汰率的。然而,有意思的是,与我同批次进去的有包括当地白洋本公社的23人在内共24名体检对象,竟然就我一个外公社的人合格,其白洋本公社的23人均被淘汰。这个结果至今令我想起来还觉得“非常”“奇怪”,似乎有些“想不通”。

  体检结束后,我回到了县委路线教育工作队,大家听说我报名应征入伍,体检政审均合格,全体工作队员和驻队群众都为我感到高兴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当我要离开工作队和所在驻队,回家参加“换衣服”(即换部队的军装)的时候,大家都舍不得我走,我自己也是难舍难分,我派驻的农家大妈拉着我的手,久久不愿松开,并含着泪向我告别;县委驻军民大队路教工作队全体队员,还送了我当时颇为流行的一本塑料红皮的笔记本呢。几十年了,此物我至今仍然保留着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每当我看到这本笔记本,就想起了当时大家难舍难分的情景,就想起了大家在一起工作时的浓浓情谊,就想起了那一段难以忘怀的青春岁月……

  这段经历,至今回忆起来,仍令我激动不已。要不是有那天看见驻队适龄青年体检时的“顿悟”,我还不知道,自己今天又是怎样的一个人生境遇呢!

  2019年8月1日于湖北襄阳

  作者个性名片

  ? ? ? ? 作者: 彭春祥。网名:东南西北风,寓意春夏秋冬四季变化之风。春日东风习习,酷夏熏风清清,金秋禾风细细,严冬朔风咧咧。因为有了风,四季才变化;因为有了风,世界更美妙。

  ? ? ? 东南西北风,一只热爱文字的“九头鸟”,已有几十万字散落“平媒”和“网媒”。他的文字朴实、深情、纯洁,尤以细腻见长。他唯一的梦想,就是愿自己的文字,给您带去春季东风一样的温暖,夏季南风一样的清凉,秋季西风一样的舒爽,冬季北风一样的庄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