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、我只能如此不舍的拥抱着你的骨灰穿过你的骨骸亲吻着你

(103)我只能如此不舍的拥抱着你的骨灰穿过你的骨骸亲吻着你

第二天早上,我不到6点半就起来了,火车票是10点多的,时间还早。给两个孩子做什么早餐呢?其实我昨天已经在楼下的超市买的有烧饼、新鲜鸡蛋和蔬菜,我想起了娇娇说她爸爸最后一次给她做的早餐里有鸡蛋羹,梦梦从小也是爱吃鸡蛋羹,于是早餐的菜谱我就心中有数了。不过我没有炒菜,而是用蒸锅蒸菜。我先把青椒洗干净切丝,莴笋洗干净切丝,分别放在两个碗里。蒸锅水开了,我把速冻烧饼放到笼屉上,蒸了大概有5分钟,又打开锅盖把两碗菜和一个洗干净的鸡蛋放到笼屉上,继续再蒸6分钟关火。接下来我又用小碗蒸了两碗鸡蛋羹,我把调拌好的菜拨出来一些我自己先吃,剩下的放在蒸锅里保温。等我吃完了烧饼夹菜夹鸡蛋,这两个孩子还是没动静。我看了一下书房的小床上没有人,于是我去敲娇娇的房门:

“娇娇,你们该起床了……”

“知道了,马上就起。”

她们的马上磨叽了有半个小时,等她们洗漱好吃完饭,我看了一表,8点10分。

我说:“咱们早点出发吧,坐火车赶早不赶晚的。”

娇娇说:“静姨,你们把东西都带好,梦梦也是,别落下东西。”

我和梦梦检查了一遍包包,没有落下什么。我说:“娇娇,你的东西带全了吗?爸爸的骨灰在哪儿?”

“哦,是这样,您不是晕车吗?我先开车把您送到火车站,然后我和梦梦去火葬场取。”

“那得赶紧走了,要不时间来不及了。”

差不多半个小时我们就到火车站了。

我说:“你们不要下车了,抓紧时间,把票给我,我自己先进站了。”

娇娇把票递给我说:“静姨,那你自己先进去吧,注意安全,看清楚等候的车次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,你开车要注意,不要开快车啊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等我通过了检票口进入候车大厅,我才突然反应过来。我看了一下表,已经9点钟了,这两个孩子开着车去取赵哥的骨灰盒,然后再把车开回家放下,再打车到火车站,这在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呀。我拿出手机就要拨打娇娇的电话,但是娇娇的短信发来了。

“静姨,您一个人坐火车先走吧,到了宝鸡车站您在出站口等我们。爸爸从来没坐过我开的车,我要亲自开车送爸爸最后一程。请静姨不用担心,我肯定会小心开车,注意安全的。”

这孩子,再担心也没用啊。我回复说:“娇娇,你开车一定不要急,慢慢开,安全第一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火车按时到达了宝鸡站,我一直站在出站口等着,哪里也不敢去。有心想打个电话又怕影响娇娇开车,还是耐心等待吧。讲真,我是等人等怕了,真怕再出点什么意外。于是我不停的在心里为她们祈祷保佑!

当我看见梦梦一个人远远向我走来的时候,我心里咯噔一下打了个冷战,我一边迎面走过去一边大声问:“梦梦,娇娇呢?”

“老妈,你怎么了,脸傻白。晕车了?”

“不是,我问你,娇娇人呢?”

“哦,车站停车场要绕一大圈,我姐在下边的路口边等着咱们呐。”

“哎呀,吓死我了,没事就好没事就好。”

“你看你一惊一乍的,开个车嘛能有什么事。老土,都什么年代了,现在女的开车满大街都是。”

我坐在娇娇的车上,娇娇的车开得很稳,速度也不快,中途梦梦让车停下来,她说去对面的花店买花。不一会,梦梦抱着3束淡雅的菊花回来了。

“梦梦,谢谢你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

按照我指引的方向,我们来到胜利桥下的渭河边。

娇娇把赵哥的骨灰盒放在河边说:“爸爸,我开车带您来到了您和静姨约会的胜利桥下渭河边,我和静姨还有静姨的女儿一起来送您最后一程,您在九泉之下有知肯定会开心的。您一直喜欢江河,您先好好看看宝鸡著名的渭河,然后我们就让您长眠于胜利桥下的渭河,回归大海。安息吧,爸爸,您不会孤独的,我们会经常来这里看您的……”

我抚摸着骨灰盒,然后把骨灰盒抱在怀里整个脸面贴上去亲吻着:“亲爱的赵哥,那次咱俩比赛我输了你赢了,我问你想要什么奖励,只要不是无理要求,我统统满足你。你说你的要求很简单,不多不少有三个。要一个温暖的拥抱,要一个甜蜜的吻,再要一句让你倍感幸福的话。我说,一个温暖的拥抱,不给力;一个甜蜜的吻,不过瘾;一句倍感幸福的话,太吝啬。我说给你无数个拥抱无数个吻,无数句甜言和蜜语。可是,我只做到了一个,我给了你无数的甜言和蜜语,却一直未能给你实际上的拥抱和吻,我现在只能以这样的方式,只能如此不舍的拥抱着你的骨灰穿过你的骨骸亲吻着你,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亲爱的赵哥,我的爱,一路走好,这辈子欠你的拥抱和吻,来世一定加倍偿还给你。还有我一直想为你再做点什么却又无能为力的遗憾……虽然娇娇已经长大成人自立,但以后娇娇有任何需要我帮助的地方,我都会义不容辞的。我们只能把今生的遗憾托付于来生,如果有来生,希望你能早一点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!安息吧,我亲爱的赵哥,一路走好!你放心吧,我们都在你身边,我会经常来看你的……”

我和娇娇泪流满面,梦梦的眼眶里也是含着泪花。我们向赵哥的骨灰鞠躬致哀,把赵哥的骨灰撒向渭河,再摘下一朵朵花瓣抛撒,那漂浮的花瓣仿佛正带着赵哥一起飘向汇入大海的远方……

最后我们又向渭河鞠躬。

娇娇说:“爸爸,我们走了,您安息。”

我说:“赵哥,我们走了,安息吧。”

梦梦说:“安息吧,赵叔叔。”

我发现娇娇的脸色很苍白,我问:“娇娇,你身体不舒服吗?”

娇娇说:“不知道怎么搞的,我肚子有点疼。”

梦梦上前搀住娇娇,我们慢慢走上河提,我记得对面的宝鸡图书馆里有洗手间,以前我经常会来这里看书看报的。于是我们一起走进图书馆,来到了洗手间。

我在门外问:“娇娇,是不是拉肚子了?”

娇娇说:“没有,什么也没有,就是肚子疼。”

娇娇出来我一看,不行呀,脸色更加苍白,额头上都出冷汗了。我想起了自己当年得阑尾炎的情景,也是这样肚子疼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如果真是急性阑尾炎,必须马上去医院。

我说:“咱们马上去医院。”

娇娇说:“我不去医院,以前也这样疼过一次,后来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这次可能是开车时间长造成的。”

“什么不去医院,你看你的脸色都成什么了?是肚子的左边疼还是右边疼?

“肚子中间有疼,右边疼的厉害。”

“不说了什么也不说了,梦梦,马上去路边截个出租车,去附近的人民医院。”

“哦,那我姐的车怎么办呀?”

“你不管了,一会我给你舅舅打个电话,让你舅过来把你姐的车先开回去。”

梦梦很快叫来了出租车,这时娇娇疼的已经直不起腰了。好在医院近在咫尺,出租车几分钟就开到了人民医院。

我让梦梦搀着娇娇慢慢走,我快步走进医院,去挂急诊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