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谈明代思想家丘濬的海运思想

  丘濬是明代宗时期的进士,在这一时期,明朝的海上运输行业受政治影响逐渐衰落,京城地区人口的生存主要依靠河运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丘濬通过分析河运的弊端,以及海运的便利性,对明朝的漕运改革提出了针对性方案,并写下了《漕挽之宜》,他认为发展海运可以从容的应对河运出现的问题。

  浅谈明代思想家丘濬的海运思想

  丘濬

  丘濬认为自春秋到秦汉时期,各个王朝对国家粮食的统一供给要求并不够高,而且国家的粮仓是否充裕,这取决于官员和普通百姓的数量,而不是漕运的数量。在汉武帝时期,关中地区的粟米年产量为四百万石,但还是无法满足这一地区对粮食的需求,这也是因为此地的官吏和普通百姓众多。在永乐皇帝迁都北京以后,北京周边的人口数量急剧增长,这让京城地区的人口生存更加依赖漕运。在永乐九年,朝廷修缮了会通河以后,河运更加畅通,因此就逐渐停罢了海运,河运自然也就成了明朝漕粮运输最主要的方式。

  河运的地位上升了,就会导致国家对运河的依赖越来越紧密,但由此产生的弊端也就越发严重。在丘濬看来,万事万物有其利必有其弊,河运发展到一定程度时,肯定会出现各类问题,他认为河运的弊端主要体现在运军和运费两个方面。

  运军

  “运军”就是负责漕运的士兵,在汉唐以前,国家的漕粮运输都是采用相互转递的方式。到了明朝的成化七年,朝廷首次使用“长运”,即百姓将缴纳的税粮运送到附近的漕运河道,并按照一定比例兑换给运军,兑换时除了为弥补损失而加收的份额之外,还要在每石粮食上加收一斗充作渡江费用,之后官军“长运”逐渐称为定制。

  针对运军的弊端,丘濬总结了两点:

  其一,明朝的漕运士兵承担的工作量要百倍于宋朝,在一年的时间里,漕运士兵大部分的时间都耗费在漕运旅途上,既无法照顾家庭,还要防备运输途中出现的风险,这些运粮兵卒的生活过于艰辛。

  其二,使用河道长运需要蓄养一大批兵卒,这势必减少了承担戍守任务士兵的数量,如果折减一半兵士,将其投入到海运之中,不但可以增加粮食的运输数量,还能够充实国家的海防力量。毕竟这些海运兵卒,同样也是军队的一种,而且他们更熟悉水战,完全可以“一军两用”。

  浅谈明代思想家丘濬的海运思想

  河运

  运费

  河运需要的费用远高于海运,以陆上运输为衡量标准,河运相比于陆运可以省去三四成的费用,海运相比于陆运可以省去七八成的费用。虽然说河运可以免去陆上运输的麻烦,但却需要大量的人力,而海运虽然有风险,但却比陆运更为便捷,比河运更为畅通。不过在成化年间,明朝的储粮还算丰盈,河道也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,即使河运耗费的资金远超过海运,明朝的统治者也不想大开海禁,因此朝廷并未采用丘濬的建议。

  在丘濬看来,尽管现在河运还未出现严重的问题,但国家的统治者仍需要考虑到河运可能存在的隐患,以此保证朝廷在任何时刻都能拿出一套备用的方案来解决漕运问题。而且丘濬也并不是主张废除河运,他认为河运和海运并行有利于防患于未然。

  请于无事之秋,寻元人海运之故道,别通海运一路,与河漕并行,江西、湖广、江东之粟照旧河运,而以浙西东濒海一带,由通海运,使人习之海道,一旦漕渠少有滞塞,此不来而彼此来,是亦思患豫防之先计也。

  丘濬在分析了河运的弊端之后,还提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海运构想。他主张建造载运量为一千石的海船,并提出其中八百石用来运粮,剩余的两百石可以允许士卒携带私货,而且免费为士卒运载私货三年,超过三年,士卒所载的私货按“三十税一”征税。这样不但可以用收取的私货之税来填补修补船只的费用,还可以大量缩减脚费,缓解因南北货物运输过程中脚费高于货物价值而导致的过高物价。而且允许海船载运私货,海船返回时也可以载运货物,这样不但有利于南北货物互通,还可以收税充实国库收入。从这里也可以看出,丘濬将海运中的私货贸易视为“富国足用”的经济措施。

  丘濬还将海运的重要性上升到国家的海防上面,海运虽然有风险,但河运同样也存在着损耗,相比于河运,海运并没有众多河道戍守官员的层层剥削,这样一来通过海运载送漕粮进行兑换时,每石粮食的加耗也会有所减少。如此算来,如果大兴海运需要的漕运士卒还可以进一步削减,而且要用海运,自然要有士卒护送,这些负责海运的士兵同时也是一支可用于海防的海军部队。

  浅谈明代思想家丘濬的海运思想

  海运

  海船的建造

  丘濬生于广东,对海船的样式也有一定的了解,他认为要用于海运的船只必须不惧风浪,不畏深海,船只采用尖底结构,在船首和船尾都必须安装船舵,这样有利于在遭遇大风浪,转帆困难时,可以让船首和船尾之间的功能转换。

  舟行海洋不畏深而畏浅,不虑风而虑礁,故制海舟者,必为尖底,首尾必俱置柁。

  因此相比于河船,海船要更重一些,丘濬建议海船的载运量最好在一千石左右,建造海船的造船厂最好设在昆山和太仓两地,这样造船需要的船料就可以在这里收取。而且允许士卒和商人在此地进行私货运输贸易,朝廷还可以在这里设置宣课司收取赋税,用来补充造船需要的费用。

  海运的航道

  海上运输存在风险,因此丘濬建议朝廷雇佣熟悉海上航道、经验丰富的船夫进行实地考察,并将周边的海域绘制成海图,以备海运之用。同时海上的天气多变,为此还要掌握观测天象的方法,万事俱备之后,先进行一次小规模的海运试验,如果没有问题再逐步扩大海运规模。

  浅谈明代思想家丘濬的海运思想

  丘濬将海运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了设想,并通过技术和航海经验克服存在的隐患,而且他还以《元史》记载的海运数据为例,积极推行海运,希望能够改变明朝统治者的想法,可惜却未能如愿。

  自巴颜献海运之言,而江南之粮分为春夏二运,盖至于京师者,岁多至三百万余石,民无挽输之劳,国有储蓄之富,岂非一代良法欤?

  丘濬的《漕挽之宜》十分推崇元代的海运方法,他认为海运是行之有效的治国之法,而且此时京城地区对漕粮的需求日益增加,他希望明朝能推行海运来防患于未然。丘濬的建议也不是全面废弃河运,而是将海运和河运并行,这样不论哪方面出现了问题,都不会造成过于严重的影响。但此时明朝的国力还算富强,河道也比较畅通,因此明朝的统治者认为没有必要耗费巨资开辟海运,但到了明朝中后期,河运的弊端逐渐显露,丘濬曾经为明朝定制的海运蓝图才重新被提及,可惜此时已经为时已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