攻守双方僵持不下,开封城中严重缺粮,最先遭殃的是城中女人

  崇祯十五年七月初七,乙亥日

  《汴围湿襟录》记载,酷热的六月七月,城外的农民军热得穿不住铠甲,也就无法攻城,都住在城外搭建的窝棚里。

  在六月中旬掘开黄河大堤之前,农民军写了一份告示,用箭射入开封城,用李自成的口气说:

  “奉天倡义营文武大将军李示:仰在省文武军民人等知悉:照得尔援丁启睿、左良玉等已被本营杀败,逃奔四散。黄河本营发兵把守,他路援军俱绝,尔辈已在釜底,可即献城投降,文武照旧录用,不戮一人。如各延抗,不日决黄河之水,尔等尽葬鱼腹。本营恐伤天和,不忍遽坑。慎勿执迷,视为虚示。先此晓谕,此示。”

  语气挺客气,却包含满满的威胁,杀气腾腾。城中并没有理会,于是李自成下令挖开黄河大堤。

  没想到黄河水量不足,仅仅注满了开封城外的城壕,没有取得淹城的效果,反而为农民军攻城制造了麻烦,只好再动用一万多人,用土在水中填出一条道路。这让李自成非常生气,七月三日,把那个出馊主意的人杀了。

  

  七月初七这一天,义勇社第一次出击,一大早就由黄推官和李光壂率领,出城结阵,追赶城外农民军,取得了围城以来第一大捷。按照李光壂的说法,一共斩首四十一级,生擒十二人,马九匹,器帐百余件,另外射杀三百余人,没来得及割取首级。

  这样的战绩是由义勇社的负责人汇总的,其中难免有夸大的成分。而这就是围城以来最大的胜利,也说明第三次包围开封,在城下并没有发生像样的战斗。

  巡抚高名衡大喜,赏了大家三百两银子。第二天,总兵官陈永福又摆酒摆饭,慰劳义勇社的将士们。饥饿时期,陈总兵摆出来的牛酒饭饼,实实在在,是最好的东西。

  大家酒足饭饱,当天夜里又出城去劫营。许多农民军住在黄河大堤上的窝棚里,睡梦中被割了首级,布账、食物都被抢走。据说,这一夜割了二百级。

  此后,义勇社的壮士们经常出击,袭杀围城的农民军,但只是小打小闹,一旦农民军的主力闻讯来援,他们便赶快撤回城里。

  出城偷袭也有失手的时候,七月十一日,一位名叫王有根的秀才在黄河大堤上被农民军砍死。王有根是乡绅王之玺的独生子,家境贫薄,高巡抚和黄推官各赠五十两银子,将其安葬。

  {!-- PGC_COLUMN --}

  

  七月初,开封城里缺粮的状况更加恶化,《汴围湿襟录》中说,周王曾经拿出一部分存粮平价卖出,但无济于事,市面上早已经没有公开的粮食买卖。

  缺少粮食,最先受苦的是女人。《守汴日志》中如此描述:“(七月)初九日,城中妇女数十万,昼坐街路,夜即卧地,死者不可胜数。”

  几十万这个数字应该有些夸张。七月的开封城酷暑难耐,夜里睡在街头比睡在家里更好受一些,而比酷热更难熬的是无边无际的饥饿感。

  黄推官生出同情之意,派了一些人到东岳庙设立粥棚,施舍稀饭,三天的时间里,用掉了四十五石米。

  石是计量谷物的单位,一石为十斗,一斗为十升,一升大约一斤多,不到一斤半。如此算下来,三天的时间里,每天用米十五石,也就是一天大约两千斤米。我们往多里算,每人一天分到一两米的稀饭,受益者也只有两万人。

  

  《汴围湿襟录》中说,煮粥赈民一共持续了一个月,但人多粥少,每人每天只有一小盆稀粥。关键问题是无法控制和甄别谁可以领粥,有些大户人家的男男女女也来抢,为的是给家里省一点粮食。他们身体好,有力气,能抢到前面。真正挨饿的老弱者,根本抢不到一碗稀粥,弄不好还会搭上性命,“老弱不能近,践踏死者日日数百。”

  于左 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