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琴:如果你深爱的人根本不爱你.......

  2019-08-13 21:10:26 珍惜明天

  1

  时不时的,我们会看到这样的新闻:被女友提分手,男方求和不成,当街捅死女友。

  又时不时的,我们又会听说,谁谁谁被伴侣提分手,就割腕自杀或跳河。

  从比例上来说,一被提分手就起杀心的男性,在数量上远远多过女性(不讨论个案)。有的男性,即使跟前妻离婚了,还会把前妻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,前妻若是谈恋爱了,也会想要从肉体上消灭她。

  我们这么说,可能会被人认为“政治不正确”“仇恨男性”,可这是客观存在的现象。

 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?体力上男性占优势,而犯情杀案的男性大多独占欲、求胜心、报复欲、权力瘾特别强,当他们发觉事情不按自己臆想中的方向去发展,就要以从肉体上消灭你的方式,试图让你屈服,进而获得一种已经战胜了你、掌控了你的变态快感。

  这类人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或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,而是赢,是要彰显“这段关系只能由我说了算”的权力感。

  平等、民主、尊重?对他们而言是奢侈品。

 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无法接受感情失败,甚至被分手后要将前任置于死地呢?一方面可能与当事人本身的心理扭曲有关系,另一方面可能也和我们这个社会缺乏失败教育、分离教育有关。

  我们从小都在学习怎么成功,但少有人在教别人该怎么面对失败和分离。

  成功学泛滥的时代,人人都在“争做人生赢家”,很多人从小到大并没有学习过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面对失败。“喜聚不喜散”的人们,只接受“天长地久”“天荒地老”,没法接受“劳燕分飞”“分道扬镳”。

  没有接受过失败、分离教育的人,一旦失败、分离就很容易产生极强的挫败感和报复欲。学业上、事业上失败,他们可能找不到具体的泄愤对象,所以失败了也就失败了,但感情失败,往往与另一个人密切相关,他们无法面对和处理这种挫败感,一旦有机缘催发,就化身魔鬼,将别人推向地狱。

 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,我有点反感“从一而终”的感情教育。

  提倡专一、提倡长情,本没什么错,怕只怕人们只认可“从一而终”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感情观,跟一个人分手了就觉得天塌地陷了,就觉得自己“被用过了”“不完整了”“人生失败了”“爱情理想崩塌了”“自尊受到了严重挑战”……

  接着,就痛苦到活不下去了,部分人甚至会产生“消灭对方”或是跟对方“同归于尽”的想法。

  这是何苦呢?

  2

  最近,一个网友正在经历着失恋,身处一种几乎绝望的状态。两人相处多年,感情已经比较深,但男方为了前途,弃她而去。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心灵没有了依托,整个人变成了行尸走肉,不知道活着有啥意义。

  很多人第一次失恋,估计就是这种“天塌了”的感受(我也是),感觉像是万箭穿心、肉体撕裂、灵魂粉碎,有的人甚至会出现生理性的疼痛。

  情感路上,我们与他人“从一而终”的几率是很小的。分手这种“第一次”,是“人生必经”,也是我们在学习爱的路上,必须要上的一课。这一课你上完了毕业了,往后再面对这样的情况,会应对得更从容。

  我相信,每一对恋人相处到浓情蜜意的时候,都会说些山盟海誓的话,什么“永远只爱你一个”“爱你一万年”“爱你到海枯石烂”等等,仿佛我们真能做到似的。

  恋人听了,自然是心花怒放,但这些情话和誓言,用来调情可以,用来当合同就不妥当了。

  人会变,事会变,爱也会变。爱人对你的忠诚,甚至都比不上一只狗对你的忠诚。狗狗已经算是够对人类忠诚的动物了,但它可能也会死,也会出意外,也会离开你。既然我们能接受宠物狗的离开,也应当能承受爱人的变心和离开。

  天要下雨,人要变心。你能怎么办?

  你唯一能做的,就是接受它,战胜它。

  朱茵分享自己应对失恋的方法时,是这么说的:“我不会怨天尤人,也不会执迷不悟,我会彻底自我反省,然后把注意力转向工作。至于旧情人,我不会再和他做朋友,即使在公共场合遇到,也只是点头打招呼,不再过问对方近况如何。”

  

  朱茵算是幸运的,虽然也曾承受过失恋的伤,但最终还是找到了真心爱自己的人结了婚,现在过得无比幸福。

  婚姻跟恋爱不大相同,若是婚姻结束,影响范围会更广,带给当事人的心理创伤可能会更严重,但是,只要你心量够宽大,性格够坚韧,对自己更下得了狠手,这样的伤痛迟早也会过去。

  蔡琴与导演杨德昌那场“无性婚姻”婚姻,不同样令她心碎吗?可很多年后,蔡琴听闻杨德昌辞世时,居然说:“早知道他生命那么短暂,我会早点跟他离婚,放他好好享受生命。”

  蔡琴与导演杨德昌的婚姻故事,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了。

  两个人因电影结缘,不久就结了婚。婚后,杨德昌有一番著名的表白:“我们应该保持柏拉图式的交流,不让这份感情掺入任何杂质,不能受到任何的亵渎和束缚。因为我们的事业都有待发展,要共同把精力放到工作中去。”

  杨德昌之所以这么说,不过是因为当初拗不过蔡琴的逼婚。他以为自己可以跟蔡琴慢慢培养出爱情来,可爱情这种东西,更多需要荷尔蒙驱动,是两具躯体和两个灵魂的相互吸引,而他,最终还是没法说服自己的身体。

  蔡琴欣然应允了这种“柏拉图式的交流”,两个人共居一室却分床而卧。最后,杨德昌承认自己有外遇。

  跟蔡琴离婚后,他跟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女人结了婚,还跟她热情地生了两个孩子。

  对这段婚姻,杨德昌的结论是“10年感情,一片空白。”而蔡琴则答:“我不觉得是一片空白,我有全部的付出。”

  那十年,蔡琴的确为杨德昌付出了许多。她给他的作品唱插曲、演配角、甚至当美工,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助杨德昌,可最终,她发现对方根本不爱她,甚至根本没有爱过她。他把蔡琴当作是自己的管家、保姆、收入来源、唯独不是爱人。

  怎么办?一直沉浸在这种失败感中无法自拔吗?当然不能。

  蔡琴沉寂两年后,开始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工作上,不仅重返歌坛,她还向写作、电影、主持等领域全方位发展,一举在大陆获得了超高人气。

  

  后来有记者问蔡琴:你曾用多少爱去宽容杨德昌,包容那个生前就离开你的男人?

  她回答:我没有所谓的“包容”,找回自己的时候我便明白,爱情本身没有对错,我无从埋怨,哪来原谅。虽然当时有受伤的感觉,不能立即适应,但我爱过了,这便最重要。

  3

  与曾经的爱人分离的痛苦,就像是一场急性病。起初病发时很严重、很危急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场急性病终究会好。当你再回首时,只觉得当初的自己像一个笑话。

  谈场恋爱被“甩”,很多人沉浸在失恋中无法自拔,倒不是因为失去了对方,而是自己的自尊、自恋受到了挑战。

  TA们无法接受自己是一个“不好”的人,是一个“对对方不再有价值”的人。说到底,Ta们之所以会感到痛苦,不是这事儿有多值得痛苦,而仅仅是不甘心。

  我曾经有个闺蜜,遭遇丈夫出轨还被提离婚,她痛苦了很久,别人怎么劝都没用,还日思夜想与丈夫复合,总想把丈夫夺回来。

  表面上看,她好像是爱着丈夫、离不开丈夫,其实她只是不甘心,只是想赢。

  我问她,你何苦要纠缠、挽回,让别人更加看不起你,你自己也更加接受不了你自己呢?

  后来我明白了,为什么有的人无法“止损”,一定要“破罐子破摔”,就是因为无法舍弃沉没成本。

  比如,你花了600元买了一餐自己根本不爱吃、吃下去可能还会闹肚子的饭,但一想到自己为此付了费,就硬着脖子把它全吃完,吃完果然闹肚子了,去医院治疗,花了1600元,

  你找了一个根本不适合自己的人,但因为你在那个人身上付出过比较多的时间、精力和金钱成本,一旦让你割舍掉这种成本,从头开始,你就发自内心的抗拒,一定要跟对方纠缠到底。

  幸福都一样,但两个人走不下去,要分手,一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。

  如果你发觉自己爱上的是不合适的人、消耗你的人,如果你想要真正享受爱情和自由的美好,过更高质量的人生,就请放掉对“从一而终”的执念,及时放手。

  放过别人,其实也是放过自己。人生短暂、宝贵,机缘合适的话请重新投入到另外一段爱情中去,好过两个人的抵死纠缠。

  有时候啊,我会觉得,我们这个社会的男女太容易把婚恋当成一场投资了。婚恋这棵种下去、浇水、施肥后,就可以等着它发芽、开花、结果的树,一旦这棵树不结果,或者,树上结的毒果不是你想要的,就沮丧得像个洒了牛奶的孩子。

  可是,如果我们只是把婚恋当成是一段旅程呢?你走过,路过,爱过,恨过,最后离开。那个人陪你走过一程,后来你们走散,你继续赶路,奔赴远方,就像河水流过河床,奔入大海。再回首看来路,那些恩怨情仇,那些消耗和滋养,早已经微不足道。

  我们自己的心是无常的,别人的心也是无常的。接受无常,是人生的必修课。你只有接受了这一点,才能真正享受亲密关系,享受自由不是吗?

  1

  时不时的,我们会看到这样的新闻:被女友提分手,男方求和不成,当街捅死女友。

  又时不时的,我们又会听说,谁谁谁被伴侣提分手,就割腕自杀或跳河。

  从比例上来说,一被提分手就起杀心的男性,在数量上远远多过女性(不讨论个案)。有的男性,即使跟前妻离婚了,还会把前妻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,前妻若是谈恋爱了,也会想要从肉体上消灭她。

  我们这么说,可能会被人认为“政治不正确”“仇恨男性”,可这是客观存在的现象。

 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?体力上男性占优势,而犯情杀案的男性大多独占欲、求胜心、报复欲、权力瘾特别强,当他们发觉事情不按自己臆想中的方向去发展,就要以从肉体上消灭你的方式,试图让你屈服,进而获得一种已经战胜了你、掌控了你的变态快感。

  这类人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或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,而是赢,是要彰显“这段关系只能由我说了算”的权力感。

  平等、民主、尊重?对他们而言是奢侈品。

 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无法接受感情失败,甚至被分手后要将前任置于死地呢?一方面可能与当事人本身的心理扭曲有关系,另一方面可能也和我们这个社会缺乏失败教育、分离教育有关。

  我们从小都在学习怎么成功,但少有人在教别人该怎么面对失败和分离。

  成功学泛滥的时代,人人都在“争做人生赢家”,很多人从小到大并没有学习过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面对失败。“喜聚不喜散”的人们,只接受“天长地久”“天荒地老”,没法接受“劳燕分飞”“分道扬镳”。

  没有接受过失败、分离教育的人,一旦失败、分离就很容易产生极强的挫败感和报复欲。学业上、事业上失败,他们可能找不到具体的泄愤对象,所以失败了也就失败了,但感情失败,往往与另一个人密切相关,他们无法面对和处理这种挫败感,一旦有机缘催发,就化身魔鬼,将别人推向地狱。

 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,我有点反感“从一而终”的感情教育。

  提倡专一、提倡长情,本没什么错,怕只怕人们只认可“从一而终”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感情观,跟一个人分手了就觉得天塌地陷了,就觉得自己“被用过了”“不完整了”“人生失败了”“爱情理想崩塌了”“自尊受到了严重挑战”……

  接着,就痛苦到活不下去了,部分人甚至会产生“消灭对方”或是跟对方“同归于尽”的想法。

  这是何苦呢?

  2

  最近,一个网友正在经历着失恋,身处一种几乎绝望的状态。两人相处多年,感情已经比较深,但男方为了前途,弃她而去。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心灵没有了依托,整个人变成了行尸走肉,不知道活着有啥意义。

  很多人第一次失恋,估计就是这种“天塌了”的感受(我也是),感觉像是万箭穿心、肉体撕裂、灵魂粉碎,有的人甚至会出现生理性的疼痛。

  情感路上,我们与他人“从一而终”的几率是很小的。分手这种“第一次”,是“人生必经”,也是我们在学习爱的路上,必须要上的一课。这一课你上完了毕业了,往后再面对这样的情况,会应对得更从容。

  我相信,每一对恋人相处到浓情蜜意的时候,都会说些山盟海誓的话,什么“永远只爱你一个”“爱你一万年”“爱你到海枯石烂”等等,仿佛我们真能做到似的。

  恋人听了,自然是心花怒放,但这些情话和誓言,用来调情可以,用来当合同就不妥当了。

  人会变,事会变,爱也会变。爱人对你的忠诚,甚至都比不上一只狗对你的忠诚。狗狗已经算是够对人类忠诚的动物了,但它可能也会死,也会出意外,也会离开你。既然我们能接受宠物狗的离开,也应当能承受爱人的变心和离开。

  天要下雨,人要变心。你能怎么办?

  你唯一能做的,就是接受它,战胜它。

  朱茵分享自己应对失恋的方法时,是这么说的:“我不会怨天尤人,也不会执迷不悟,我会彻底自我反省,然后把注意力转向工作。至于旧情人,我不会再和他做朋友,即使在公共场合遇到,也只是点头打招呼,不再过问对方近况如何。”

  

  朱茵算是幸运的,虽然也曾承受过失恋的伤,但最终还是找到了真心爱自己的人结了婚,现在过得无比幸福。

  婚姻跟恋爱不大相同,若是婚姻结束,影响范围会更广,带给当事人的心理创伤可能会更严重,但是,只要你心量够宽大,性格够坚韧,对自己更下得了狠手,这样的伤痛迟早也会过去。

  蔡琴与导演杨德昌那场“无性婚姻”婚姻,不同样令她心碎吗?可很多年后,蔡琴听闻杨德昌辞世时,居然说:“早知道他生命那么短暂,我会早点跟他离婚,放他好好享受生命。”

  蔡琴与导演杨德昌的婚姻故事,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了。

  两个人因电影结缘,不久就结了婚。婚后,杨德昌有一番著名的表白:“我们应该保持柏拉图式的交流,不让这份感情掺入任何杂质,不能受到任何的亵渎和束缚。因为我们的事业都有待发展,要共同把精力放到工作中去。”

  杨德昌之所以这么说,不过是因为当初拗不过蔡琴的逼婚。他以为自己可以跟蔡琴慢慢培养出爱情来,可爱情这种东西,更多需要荷尔蒙驱动,是两具躯体和两个灵魂的相互吸引,而他,最终还是没法说服自己的身体。

  蔡琴欣然应允了这种“柏拉图式的交流”,两个人共居一室却分床而卧。最后,杨德昌承认自己有外遇。

  跟蔡琴离婚后,他跟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女人结了婚,还跟她热情地生了两个孩子。

  对这段婚姻,杨德昌的结论是“10年感情,一片空白。”而蔡琴则答:“我不觉得是一片空白,我有全部的付出。”

  那十年,蔡琴的确为杨德昌付出了许多。她给他的作品唱插曲、演配角、甚至当美工,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助杨德昌,可最终,她发现对方根本不爱她,甚至根本没有爱过她。他把蔡琴当作是自己的管家、保姆、收入来源、唯独不是爱人。

  怎么办?一直沉浸在这种失败感中无法自拔吗?当然不能。

  蔡琴沉寂两年后,开始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工作上,不仅重返歌坛,她还向写作、电影、主持等领域全方位发展,一举在大陆获得了超高人气。

  

  后来有记者问蔡琴:你曾用多少爱去宽容杨德昌,包容那个生前就离开你的男人?

  她回答:我没有所谓的“包容”,找回自己的时候我便明白,爱情本身没有对错,我无从埋怨,哪来原谅。虽然当时有受伤的感觉,不能立即适应,但我爱过了,这便最重要。

  3

  与曾经的爱人分离的痛苦,就像是一场急性病。起初病发时很严重、很危急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场急性病终究会好。当你再回首时,只觉得当初的自己像一个笑话。

  谈场恋爱被“甩”,很多人沉浸在失恋中无法自拔,倒不是因为失去了对方,而是自己的自尊、自恋受到了挑战。

  TA们无法接受自己是一个“不好”的人,是一个“对对方不再有价值”的人。说到底,Ta们之所以会感到痛苦,不是这事儿有多值得痛苦,而仅仅是不甘心。

  我曾经有个闺蜜,遭遇丈夫出轨还被提离婚,她痛苦了很久,别人怎么劝都没用,还日思夜想与丈夫复合,总想把丈夫夺回来。

  表面上看,她好像是爱着丈夫、离不开丈夫,其实她只是不甘心,只是想赢。

  我问她,你何苦要纠缠、挽回,让别人更加看不起你,你自己也更加接受不了你自己呢?

  后来我明白了,为什么有的人无法“止损”,一定要“破罐子破摔”,就是因为无法舍弃沉没成本。

  比如,你花了600元买了一餐自己根本不爱吃、吃下去可能还会闹肚子的饭,但一想到自己为此付了费,就硬着脖子把它全吃完,吃完果然闹肚子了,去医院治疗,花了1600元,

  你找了一个根本不适合自己的人,但因为你在那个人身上付出过比较多的时间、精力和金钱成本,一旦让你割舍掉这种成本,从头开始,你就发自内心的抗拒,一定要跟对方纠缠到底。

  幸福都一样,但两个人走不下去,要分手,一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。

  如果你发觉自己爱上的是不合适的人、消耗你的人,如果你想要真正享受爱情和自由的美好,过更高质量的人生,就请放掉对“从一而终”的执念,及时放手。

  放过别人,其实也是放过自己。人生短暂、宝贵,机缘合适的话请重新投入到另外一段爱情中去,好过两个人的抵死纠缠。

  有时候啊,我会觉得,我们这个社会的男女太容易把婚恋当成一场投资了。婚恋这棵种下去、浇水、施肥后,就可以等着它发芽、开花、结果的树,一旦这棵树不结果,或者,树上结的毒果不是你想要的,就沮丧得像个洒了牛奶的孩子。

  可是,如果我们只是把婚恋当成是一段旅程呢?你走过,路过,爱过,恨过,最后离开。那个人陪你走过一程,后来你们走散,你继续赶路,奔赴远方,就像河水流过河床,奔入大海。再回首看来路,那些恩怨情仇,那些消耗和滋养,早已经微不足道。

  我们自己的心是无常的,别人的心也是无常的。接受无常,是人生的必修课。你只有接受了这一点,才能真正享受亲密关系,享受自由不是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