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云再次力挺教师“惩戒权”:学生不是向老师低头,而是向规则低头。你怎么看?

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强烈欢迎马云对教育“惩戒权”的力挺!学生如果不敬畏老师,眼里没有规则,就不是真正的教育。

  社会是由行行色色的人组成的,要想使社会和谐有序,每个人都需要遵守规则。就像交通,若任意闯红灯、逆行、占用绿色通道,将是个什么样子?

  我认为教育的启蒙,首先就应该从教会学生守规则开始。现在学校教育中的一些乱象,归根结底还是不遵守规则。

  比如,那个二十年后殴打班主任的学生,那几个进学校打老师的家长,那个冲进教师拘禁老师的派出所副所长,如果他们随便有些规则意识,也不会有这个结果。

  人人对规则无意识,社会就会陷入瘫痪。

  上公交车不排队,两三个人也要拥挤,长时间不能发车;公路上长长的车队,有一辆车逆行,交通就会堵塞;乘电梯已满员,警报声响起,最后上的那个人怎么也不下去,大家集体滞留。

  从一个人健全人格的方面讲,童年时的规则意识的形成,会影响一生。

  规则意识的形成不能靠自觉,没有违反规则的惩戒,永远不会有规则。因此,教育学生守规则,必须要有惩戒。

  问题是怎么惩戒,惩戒到什么程度?

  闯红灯逆行轧线等,都明确了罚多少钱,学生的迟到旷课上课不遵守纪律玩手机不完成作业等,也要有很明确的说法。

  我总愿意说先名后不争。一只兔子在前面跑,后面可能有一百人在追,因为兔子没有名分,尧舜也可能在追的队伍中。集市上悬挂的兔子,盗贼也不敢抢,是因为名分已定。

  凌晨空旷的大街上,一辆车在孤独地等着红灯消失,那是什么感觉?因为司机清楚地知道,若一脚油门闯了红灯,等待的是扣了多少分,罚了多少钱!

  如果教育部统一规定,学生迟到怎么罚,上课不遵守纪律怎么处理,一次不完成作业怎么办,让社会和家长都清楚,我想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么多的教学纠纷。

  如果一个孩子迟到了一次,手就会疼三天,那么最少这三天内不会再迟到;如果这个孩子迟到了,你不疼不痒地批评他一次,下午可能会记住,明天上午就会忘,依然迟到;如果孩子迟到一次你给他一块糖,他可能没有迟到的机会也要想法制造迟到。

  不是所有的牛都愿意过河的,只是因为后面有只鞭子。

  孩子在任何场合都能自觉遵守规则,这就是素质。

  96

  路福

 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

  1.7

  2019.07.21 10:47*

  字数 845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强烈欢迎马云对教育“惩戒权”的力挺!学生如果不敬畏老师,眼里没有规则,就不是真正的教育。

  社会是由行行色色的人组成的,要想使社会和谐有序,每个人都需要遵守规则。就像交通,若任意闯红灯、逆行、占用绿色通道,将是个什么样子?

  我认为教育的启蒙,首先就应该从教会学生守规则开始。现在学校教育中的一些乱象,归根结底还是不遵守规则。

  比如,那个二十年后殴打班主任的学生,那几个进学校打老师的家长,那个冲进教师拘禁老师的派出所副所长,如果他们随便有些规则意识,也不会有这个结果。

  人人对规则无意识,社会就会陷入瘫痪。

  上公交车不排队,两三个人也要拥挤,长时间不能发车;公路上长长的车队,有一辆车逆行,交通就会堵塞;乘电梯已满员,警报声响起,最后上的那个人怎么也不下去,大家集体滞留。

  从一个人健全人格的方面讲,童年时的规则意识的形成,会影响一生。

  规则意识的形成不能靠自觉,没有违反规则的惩戒,永远不会有规则。因此,教育学生守规则,必须要有惩戒。

  问题是怎么惩戒,惩戒到什么程度?

  闯红灯逆行轧线等,都明确了罚多少钱,学生的迟到旷课上课不遵守纪律玩手机不完成作业等,也要有很明确的说法。

  我总愿意说先名后不争。一只兔子在前面跑,后面可能有一百人在追,因为兔子没有名分,尧舜也可能在追的队伍中。集市上悬挂的兔子,盗贼也不敢抢,是因为名分已定。

  凌晨空旷的大街上,一辆车在孤独地等着红灯消失,那是什么感觉?因为司机清楚地知道,若一脚油门闯了红灯,等待的是扣了多少分,罚了多少钱!

  如果教育部统一规定,学生迟到怎么罚,上课不遵守纪律怎么处理,一次不完成作业怎么办,让社会和家长都清楚,我想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么多的教学纠纷。

  如果一个孩子迟到了一次,手就会疼三天,那么最少这三天内不会再迟到;如果这个孩子迟到了,你不疼不痒地批评他一次,下午可能会记住,明天上午就会忘,依然迟到;如果孩子迟到一次你给他一块糖,他可能没有迟到的机会也要想法制造迟到。

  不是所有的牛都愿意过河的,只是因为后面有只鞭子。

  孩子在任何场合都能自觉遵守规则,这就是素质。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强烈欢迎马云对教育“惩戒权”的力挺!学生如果不敬畏老师,眼里没有规则,就不是真正的教育。

  社会是由行行色色的人组成的,要想使社会和谐有序,每个人都需要遵守规则。就像交通,若任意闯红灯、逆行、占用绿色通道,将是个什么样子?

  我认为教育的启蒙,首先就应该从教会学生守规则开始。现在学校教育中的一些乱象,归根结底还是不遵守规则。

  比如,那个二十年后殴打班主任的学生,那几个进学校打老师的家长,那个冲进教师拘禁老师的派出所副所长,如果他们随便有些规则意识,也不会有这个结果。

  人人对规则无意识,社会就会陷入瘫痪。

  上公交车不排队,两三个人也要拥挤,长时间不能发车;公路上长长的车队,有一辆车逆行,交通就会堵塞;乘电梯已满员,警报声响起,最后上的那个人怎么也不下去,大家集体滞留。

  从一个人健全人格的方面讲,童年时的规则意识的形成,会影响一生。

  规则意识的形成不能靠自觉,没有违反规则的惩戒,永远不会有规则。因此,教育学生守规则,必须要有惩戒。

  问题是怎么惩戒,惩戒到什么程度?

  闯红灯逆行轧线等,都明确了罚多少钱,学生的迟到旷课上课不遵守纪律玩手机不完成作业等,也要有很明确的说法。

  我总愿意说先名后不争。一只兔子在前面跑,后面可能有一百人在追,因为兔子没有名分,尧舜也可能在追的队伍中。集市上悬挂的兔子,盗贼也不敢抢,是因为名分已定。

  凌晨空旷的大街上,一辆车在孤独地等着红灯消失,那是什么感觉?因为司机清楚地知道,若一脚油门闯了红灯,等待的是扣了多少分,罚了多少钱!

  如果教育部统一规定,学生迟到怎么罚,上课不遵守纪律怎么处理,一次不完成作业怎么办,让社会和家长都清楚,我想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么多的教学纠纷。

  如果一个孩子迟到了一次,手就会疼三天,那么最少这三天内不会再迟到;如果这个孩子迟到了,你不疼不痒地批评他一次,下午可能会记住,明天上午就会忘,依然迟到;如果孩子迟到一次你给他一块糖,他可能没有迟到的机会也要想法制造迟到。

  不是所有的牛都愿意过河的,只是因为后面有只鞭子。

  孩子在任何场合都能自觉遵守规则,这就是素质。